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二十九章、从轮回中走出来的男人

  一秒记住【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.xbqg6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数分钟前。

  一个精致的红色马车,左右两侧两个男子骑着马匹将其拥护其中前行。

  在漆黑的夜空,前方突然亮起一团极为强烈的火光。

  右侧的中年男子突然一抬手,车队停了下来。

  “怎么了,菲克修斯。”

  马车中,一声几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,那声音似水一般温柔,似蜜一般甜美。

  “莉亚小姐,前面似乎有人在厮杀。”

  回答她的是坐车年轻的男子,他的声音英气十足,外表看似三十左右,一张极为英俊的脸庞留着一头金发。

  马车中沉默了一会,这才开口说,

  “菲克修斯,我们上前看看,如果是山匪谋财害命,还得拜托你了。”

  年轻的男子笑了笑,温柔说,“如果是官兵剿匪呢?”

  马车中的女人呻吟片刻,说,“那就不要打扰他们,菲克休狮,拜托你了。”

  “没问题,莉亚小姐。”菲克修斯一甩金发,手指在夜空中一甩,一道金色的古文字闪现,又化作点点星光,又说,

  “不过,我感知到前面有一个法师。”

  “法师?”马车中的女人询问道。

  右侧的中年男人这时开口道,“从对方散发的灵力波动来看,应该是一个不到青袍的小法师。”

  “恩。”马车中的女人轻答一声,说,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一行人来到山坡上,看着远处一片火焰燃烧着树木与草地,照亮了那一片大地。

  菲克修斯见一群身穿铠甲的武者与一个拿着长剑的少年厮杀在一起,其中两男一女在一旁观望着,一脸淡定的回道,

  “看起来不像是官兵围剿山匪,倒是像追捕逃犯。”

  这时马车中的女人掀开了车帘,下了马车。

  她身穿白色连衣裙,一头洁白的长发,那干净的容颜,在月光下有着让人看一眼就能痴迷的魔力。

  干净,纯洁,无瑕。

  就像是净界里的白天鹅,叫人看了不忍有任何一丝亵渎。

  她好看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远处,厮杀在人群中厮杀的少年。

  厮杀的少年正是安洛,他释放着鬼气,他每一剑斩下,都有一道血色鬼气扫荡而过,死伤无数。

  没一会,死伤近千,只剩下不到百人的武者狼狈的四蹿逃亡。

  莉亚似乎有些不忍,

  “菲克休狮,你去帮帮这些官兵吧。”

  菲克休狮温柔道,“莉亚小姐,有那个法师在,想必能解决这些人。”

  在战场。

  这时,树枝上的夜斗没有发现莉亚一行人,他注意力全在战场上,显然他已经安奈不住了,他对那些鹿城武者极其失望。

  半夏见那些武者溃败而逃,心玄却没有任何一丝放松。

  他只得,那个法师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。

  果不其然。

  夜斗跳下树枝,双脚落地的刹那猛的一蹬大地,整个人如炮弹如一道利箭飞射而出。

  风,如鬼哭一般在夜空中尖啸。

  半夏在听见那尖啸的风声的刹那,没有丝毫犹豫向安琪扑去。

  轰~~~

  几乎在半夏离开原地的刹那,一股剧烈的冲击狠狠的砸在地面上,如炮弹击中,炸的碎石四射。

  安洛猛的回头,双手握剑高举,剑身鬼气缠身,

  “鬼切—血月!”

  一剑斩下,一道由鬼气凝聚血色弯月劈进尘雾之中,震散了尘雾,只见那血月斩在夜斗身周的青色风屏上,最终消散在空气中。

  夜斗自始至终没有看一眼安洛,他的眼里,只有半夏。

  “安洛。”

  半夏双眼死死盯着夜斗,抱着安琪向安洛抛去,沉声喝道,“带你姐远离这里。”

  安洛一把接着安琪,闻言一怔,他看了一眼夜斗,自己的全力一击却连对方的防御也劈不开,这种实力的差距让他放弃了。他一咬牙,抱着安琪快速远离战场,来到远处的山坡上。

  待两人走后,在这横尸遍野残破的现场,只剩下半夏和夜斗两人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夜斗没有急着先动手,不急不慢的问道。

  小心谨慎的他在等半夏先动手,然后他在根据对方的攻击应对。

  “要你命的人。”

  半夏不再废话,双手快速结印,为了这一刻,他忍的这两天,就如同煎熬了两年。

  哈美的死依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  整个卡洛斯府的尸体就像是悲歌在脑海中重复放映。

  血债,必定要以血来尝。

  半夏双眼带着无穷的杀意,全身的查克拉凝聚左掌,猛的一拍大地。

  “秽土转生。”

  这一刻,无尽的死之气息冲天而起。

  那是来自地狱的味道。

  夜斗心神具震,猛的后退。

  而在另一个山坡上,金发男子菲克修斯原本想动身将那逃到远处的安琪姐弟俩抓来,但感受到山下那一股冲天的死气后,整个人僵住了。

  不仅仅是菲克修斯,那中年男人也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山下,

  莉亚眉头紧皱,

  “好邪恶的力量。”

  战场上,半夏缓缓站起身来。

  在他身旁,一个棺木从土中慢慢升起。

  噹~~

  棺盖倒在地上,一只满是裂纹的手掌抓住了棺口,慢慢的走了出来。

  那是一个长发的中年男人,一脸煞气。

  他整个人如泰山一般,给人一种纹丝不动之感。就好像是他就是这天地间的擎天柱,没有人能搬倒他一般。

  夜斗瞳孔一张,不敢置信的看着从棺木中走出来的男人。

  夜斗认出那人胸口的纹章,那是这个世界上武力站在最顶点的人才能拥有的纹章。

  “紫袍法师?”

  又不对。

  夜斗感受过紫袍法师那恐怖的灵压。

  而眼前的男人的灵压虽强,但那绝不是紫袍的强度,甚至连蓝袍的灵压强度也算不上。

  山坡上。

  站在菲克修斯身旁的中年男人见到从棺木中走出来的男人,浑身忍不住发颤,喃喃自语道,

  “怎么可能,山擎狂三不是死了吗?怎么可能出现在这?二十年前就死了才对。”

  菲克修斯拧眉道,“应该是那人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复活了他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复活人的法术。”

  “那应该不是法术,也是通过我们不知道的邪恶手段罢了。”中年男人这时恢复了平静,死死盯着半夏说道。

  这时,山擎狂三睁开了眼。

  “是你将我从地狱中拉出来的?”

第二十九章、从轮回中走出来的男人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