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十章、斩不断的缘

  一秒记住【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.xbqg6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一轮高挂在夜空的圆月下。

  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,时不时的,有人听见自己房顶有疾奔声。

  这个夜晚没有风。

  半夏化作一道黑影带动一片微风在一家家屋顶跳跃,疾奔。在他身后,紧跟着十多个人,其中以当初遇到的那位恶汉为首。

  十多分钟后,半夏见根本没办法甩掉身后的追兵,反而距离被拉近了,无奈只得从屋顶跳下,钻进胡同里。

  恶汉见了,露出了笑容,他大手一挥,八人迅速跳下屋顶钻进胡同里,四人在屋顶继续疾奔。

  如果铺开一张大网,像半夏扫荡而去。

  半夏在胡同中跑了一阵子,便感觉心口传来一阵一阵扎心的疼,一开始他没在意。

  但越跑那扎心的疼就来的越剧烈。

  身后有追兵,自己身体在这个时候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症状,到最后似乎身体的气力都被抽走了,疼的半夏实在没有办法停下了脚步,往一个漆黑的胡同里一钻,背靠着墙壁大口喘着粗气。

  此时他脸色暗淡显得极为难看,额头上布满了细汗。

  半夏想起被刺破的肩膀,摸了摸,发现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
  中毒了。

  他脑海中瞬间想到这个可能性。半夏使劲的眯着眼,大脑迅速的思考着办法。

  如果继续待在这里的话,可能面临着随时被发现的危险。

  但他如何思考,却依旧没有更好的办法。而之前身体那股热流也没有再次出现。

  这里已经是绝境。

  就这时,一声高频率的脚步声传来,半夏猛的睁开眼。

  突然一声尖啸的口哨声突然从头顶上方传来。

  半夏猛的抬头,正见一个男人正站在头顶的屋顶上,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。

  逃。

  半夏一咬牙,迅速冲出胡同。但他的速度明显降低了太多。

  不一会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落在他面前。

  半夏止步反身就想继续逃,但又一道人影落下挡了他的去路。不一会,左边,右边,四面八方都落下了人。

  被包围了。

  直接是瓮中捉鳖。

  “本来你可以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苟且偷生,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侧传来,一步一步走出黑暗之中。

  是那个恶汉。

  此时他一脸肃容,从两人之间穿过,来到半夏面前,双眼看着喘着粗气的半夏,没有丝毫怜悯说,“但很不幸,你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事。”

  “杀!”

  恶汉一声令下,十三人迅速抽出了刀从四面八方冲向半夏。

  这是死路。

  半夏半睁着眼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现在他感觉体内的气力正迅速流逝。他相信,今天将会死在这里。

  半夏想起三年死去的父母。

  想起死去的村民。

  想起无依无靠的哈美。

  如果没有他,哈美将如何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?

  也会变成奴隶吗?

  半夏不甘心。

  仇还没有报,他如何能甘心?

  但他现在可悲的感觉即便是站着,都得全力,他又拿什么去拼?

  正当半夏绝望之际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。一把抓住他,纵身跳上了屋顶,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  “不用追了。”恶汉一脸难看。

  这突然其来的人绝对是个高手,从对方的速度来看,至少也是一位六级武士,甚至很可能是七级武士。

  而他们等级最高的也就是恶汉一个四级武士,其他十三人全是三级武士。

  差距太大,也追不上,恶汉果断的选择了放弃。

  再者,半夏中了他的剧毒,又剧烈活动逃了这么久,想必毒已经攻心了。

  到了这一步,即便是神也救不了他。

 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,就是半夏听到的消息,会不会有可能传出去?从而坏了他们的大事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将军府。

  一身黑衣的中年男人来到院子里,站在一个懒散喝着茶的俊美少年面前,恭敬道,

  “少爷,人我带回来了。”

  被称作少爷人正是安琪的弟弟,卡洛斯・安洛。

  他依旧还是那懒散的模样,听了中年男人的话,不急不慢的咪了一口茶,这才问道,

  “人呢?”

  “他中毒了,在路上的时候就昏迷过去了,所有我自作主张先将他先送到药师那里。”中年男人看着安洛的脸上说道。

  安洛点了点头,问,“中途发生了什么?”

  中年男人将他所见的讲述了一遍,他也就只看见半夏被一群人包围。

  安洛挥了挥说,一脸嫌麻烦的模样说,“没你的事了,先退下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派人找半夏,安洛从相遇后的那一刻回来就安排了。

  原因只有一个,法师。

  这个词太敏感了。

  他不相信自己的姐姐会胡乱对一个陌生人称呼为法师。

  出于这一份好奇,他这才派了中年男人出去。

  中年男人走后,安洛似乎也没心思喝茶了,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,想了半响,这才起身去了他姐的门口,敲了敲门。

  “姐,在吗?”

  “进来吧。”屋里传来一声疲惫的声音。

  安洛推开门,见安琪正坐在那看法师初级书籍。

  “姐,还没放弃成为一名法师啊?”安洛开着玩笑问道。

  “什么事?说吧。”安琪似乎有些奇怪,她非常了解这个弟弟的性质,是那种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主。

  懒,这个字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。

  所以她这个弟弟绝对不会闲的没事找她聊天。

  “姐,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,和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个。”安洛说。

  “直接说。”安琪是性子比较直接,不喜欢这么婆婆妈妈的。但这个弟弟却又是婆婆妈妈的人,似乎就没有让他着急的事。

  安洛也不以为意,说“好消息呢,是今天遇到的那个奴隶,现在就在家里。”

  安琪唰的一下站起来了,满脸惊喜,“真的?”

  “当然了。”安洛见自己姐姐这反应,还是比较满意的,至少没有白忙活一场。同时,对半夏的身份更加好奇了。

  说是奴隶吧,但好像又不这么简单,至少奴隶不可能在这么多人追杀中活这么久。

  甚至用上了毒。

  “那坏消息呢?”安琪问道,

  “这个还是你自己去看吧。”安洛叹了口气,无奈道。

  安琪瞬间就不开心了,恨不得想一脚踹过去。

  “在哪。”

  “药师那。”

  一路上,安琪心情很复杂,复杂的是半夏奴隶的身份,和法师这个词。

  她现在又不确定在森林中遇到的那个法师,是不是半夏。但无论如何,她还是决定亲自去问清楚。

  可到了药师这,却看见半夏昏迷躺在床上,那紫色的嘴唇告诉她,这是中毒,而且还不轻。

  “情况怎么样?”安琪向药师询问道,

  药师是一个年纪半百的老者,个子一米六的身高,他显得非常瘦弱,身体像是没有肉,似乎只剩下皮包着骨头。

  药师叹了口气说,“现在毒气已经攻心,怕是活不到明天,即便是我再怎么医治,恐怕最多也只能延迟三天而已。”

  安洛站在一旁静静听着,看着自己姐姐的表情,没有说话。

  安琪现在表情可复杂了。她闭上眼睛想了想,片刻,才开口道,“把他翻过身来,掀开上衣,我想看看他的后背。”

  药师不明白安琪想看什么,也没有多问,照做将半夏翻了个身,掀开上衣。

  明显带着血迹的绷带立刻暴露在了三人的视野之中。

  “把绷带拆开。”安琪声音明显颤抖了。

  确认对方的身份,这是安琪想到的唯一一个方法。

  她现在依然记得,当初和黑甲兽厮杀的那个法师,后背是受了极重的伤,如果眼前这个奴隶是当初那个法师,那么肯定有伤口在。

  安洛看着安琪这么紧张,也被勾起好奇心了。

  在药师慢慢剪开绷带的动作下,安琪明显感觉自己不争气的心跳加快了。

  片刻,绷带剪开了,四道带着血痂的伤口暴露在三人面前。药师和安洛看见这伤口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那触目惊心的伤口,如四只蜈蚣一般,极为狰狞。

第十章、斩不断的缘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