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十一章、那一日的风采

  一秒记住【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.xbqg6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那天独自一人战魔兽的风采。

  一直深深的印在安琪的心里。

  看见那四道爪痕,安琪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怀疑,还是该去相信。

  奴隶和法师。

  这天差地别的身份叫她一时真的没办法接受。

  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,我要他活着。”

  安琪霸道的留下一句话,便走出了房间,站在亭子里,望着天空的圆月,她一时又有些迷茫了。

  “姐,”

  安洛来到一旁,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又端着一杯茶,靠在竹椅上优哉游哉的咪一小口,开口问,

  “你确定他是一个法师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安琪有些烦躁的甩下一句话,摔门便回到自己房间。

  安洛苦笑的摇了摇头,闭上眼睛沉思了起来,不知不觉的就在院子里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。

  半夏还没有醒来。

  这时候将军府来了一个客人。

  一个灵动活泼的小丫头,看起来15岁的模样,长的和瓷娃娃一般,非常可爱。

  小丫头一来就见道在竹椅上睡觉的安洛,淘气的她笑了,拿来一根草在他鼻子间挠痒痒。

  安洛被挠醒了,气的笑道,“你来捉弄我做什么?”

  “我姐呢?”小丫头将草一丢,一脸无趣道。

  安洛拿起茶杯想喝,却想起这是昨晚的茶,无奈又放下道,“应该在药师那。”

  小丫头听了,又蹦蹦跳跳来到药师这,却没看见安琪,嘟囔着小嘴嚷嚷了一句。

  “骗我。”

  这时,她看见床上躺着一个陌生人,好奇心使然,她走了进去观察了片刻,见他嘴唇紫的发黑,上身全是绷带,天真的问,

  “他是谁呀?这是怎么了?”

  药师一见小丫头,头上的汗就出来了。

  这小丫头名叫茉莉,是安琪的堂妹,平时没少来捉弄他们。在府中,佣人女仆见了她都要躲着走,是出了名的小魔女。

  “茉莉小姐,他是谁我也不知道,不过是中毒了。”

  “中毒?”茉莉问,“好玩吗?”

  药师心一颤,哪里敢说好玩,连忙摆手,“这可玩不得,要出人命的。”

  茉莉是一直生活在无忧无虑中的少女,她从来没有人灌输负面的东西。她所接触的,都是最纯净的,干净的。

  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,没有利害关系,没有卑劣的小人。

  “茉莉。”

  这时门口一声好听又充满英气的声音传来,两人往门口看去,见是安琪来了,药师心下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姐,你上哪去了,我都找不到你。”茉莉欢快的来到安琪身边,抓着她的手撒娇道。

  安琪原本沉重的心被这么一闹,却轻松了下来,摇了摇说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整天看着那呆板的爹,太无聊了。”茉莉学着她父亲的面无表情的样子说着,又想起床上躺着的半夏,问,“姐,他是谁呀?”

  安琪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,想了想说,“法师吧...”

  “法师?”小丫头瞪大了眼,望着床上躺着的人,一脸不敢置信。

  她靠近来到床边,仔细打量了一番,问,“姐,法师不都是国师一样,是个老头子吗?”

  安琪心情更复杂了。

  在这个国家,唯一的法师,就是这个国家的国师,可以说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  而眼前这位,却是一个奴隶。

  安琪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,才会被盖上这个印章,又被魔兽追杀,又被毒杀。

  看他的模样,和自己一般大,却经历了她无法想象诸多事情。

  就在这时,半夏悠悠转醒,睁开眼,眼前一片模糊,但他发现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,还有三个模糊的人影。

  半夏瞬间便警惕了起来,但却发现自己一点气力也使不出来。

  安琪注意到半夏醒了,也看见他的表情,连忙开口说,“别担心,你现在很安全。”

  半夏努力看向说话的人,逐渐模糊的人影清晰了。

  他记得安琪,那天挺身护着他的那个少女。一个对所有人宣称自己是她的人的女人。

  半夏没有说话,就这么一直看着安琪。

  安琪也没有说话,也这么一直看着半夏。

  药师就更不敢开口了,虽然半夏身上有奴隶的图印,但安琪说他是法师,那基本就没跑了。身边有个法师这样的人物,他哪里敢开口说话。

  “你会法术吗?”说话的是茉莉,天真的她可没有那么多心思,一脸期待的问,“你放一个法术给我看看。”

  药师听了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我的大小姐,你当法师是耍杂技的啊。

  那可是法师啊,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是同一级别的啊。

  “好了别闹了,茉莉,你出去找安洛玩,我有点事。”安琪无奈的拍了拍茉莉的小香肩。

  茉莉撅着嘴,被称为小魔女的她,别人的话肯定不听,即便是她爹,但只有安琪的话,她一向是唯命是从。

  “噢!”茉莉不情愿的答了一声,出了门。药师不用说也明白自己不适合留在这,连忙跟着出去了。

  但茉莉可没有那么老实,她刚出门就返回来了,躲在门外偷听。

  此时,房间里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,安琪就这么和半夏对视着。

  “你是法师吗?”

  最终还是安琪打破了沉默。

  半夏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问道,“我还能活多久?”

  安琪沉默了。

  似乎是她之前为自己挺身而出,似乎是因为向所有人宣告是她的人,又似乎是知道自己命不长了,半夏此时面对安琪的时候,没有一丝警惕,全身从来没有过的放松,木然的望着窗外满树花开。

  “在西法森林,我看到你和那只魔兽....”

  安琪算是坦白。

  半夏只是点了点头,

  “那你是承认你是法师了?”安琪再次问道,

  “这重要吗?”半夏将视线从外面的景色里拉了回来,再次与她对视。

  这重要吗?

  安琪心中重复了一遍。

  突然她迷茫了。

  一开始,这对她真的重要吗?

  自己想跟他学习法术,成为一个法师,不是这样吗?

  但现在安琪不知道为什么,却怎么也说不出这样的话。

  因为她感觉,自己似乎想再一次看见那一日无所畏惧,敢只身与魔兽相抗衡的半夏。

  那个仅凭一人便将一支军队也无可奈何的魔兽击败的半夏。

第十一章、那一日的风采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