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二十三章、血债必须由血来尝

  一秒记住【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.xbqg6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在一条胡同之中,半夏仰头透着房顶的夹缝,望着夜空之中的圆月,在他身边站着一个老人家,他便是半夏从卡洛斯府带出来的药师。

  此时药师一脸迷茫的看着半夏在地上摆着一块布,画了几个奇怪的图案,刚想出声催他去救人,却见半夏猛地一拍对面。

  “通灵之术。”

  下一刻,在药师目瞪口呆下,暴起一团白雾,白雾散去,另一个半夏带着安琪和安洛出现在了眼前。

  “这....这....”药师一脸懵逼的看着半夏又指着突然出现的安琪和安洛,还有一个半夏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  安琪和安洛也有些傻眼了,经过半夏解释了一番,才勉强接受眼前的事实。

  这是安琪又指着扛着安洛的半夏问,“那他是谁?”

  “我的一个分身。”

  半夏随意说了一句,不想过多的解释,因为这事他也解释不清楚。

  这个术他也是第一次施展,梦中那个叫宇智波斑的男人一共就教了他四个术。

  而这分身术是斑前不久刚灌输进他大脑的。

  而通灵术则是和秽土转生一起学会的。

  但说是学,其实斑直接将他对术的理解和用途,甚至感悟都直接灌输进了半夏大脑之中。

  无形之中,半夏甚至省略了学的过程,直接搬照大脑中斑灌输的东西,就直接能施展忍术,将它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。

  这一晚,一个秽土转生,一个分身术,再加上一个通灵术,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查克拉。

  而且秽土转生因为身体内查克拉的质量原因,还不算真正的成功,但也不算失败。

  只是和大脑中斑灌输的内容有些不同。

  安琪和安洛好不容易消化完后,半夏也解除了分身,他已经没有查克拉维持分身了。

  “我们接下来去哪?”药师诺诺的问了一句,想了想又说,“不如趁现在天黑逃出城吧?”

  安琪扶着虚弱的安洛,看着药师好看的眉头皱了皱,问,“府里的人呢?”

  药师一时语塞,面露愧疚,底下头低声说,“死了,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死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安琪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她想起了一件事,在这鹿城,除了将军府,还有一个府邸,

  “我叔叔,还有我堂妹茉莉。”安琪喃喃自语着,突然她求助着看向半夏有些惨白的脸色,没有说话。

  她明白自己的要求有些过份,因为现在城里可能因为他们突然消失变得警戒,甚至可能因此面临绝境。但她始终放不下,她的亲叔叔和堂妹茉莉。

  只要一想到那天真无邪的茉莉如果出了什么事,心就一阵绞痛。

  半夏也想起来了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,他记得这个女孩被仆人和侍女称为小魔女。

  “走吧,带路。”

  回答安琪的是半夏温柔的话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安琪听了他的话,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,滑过那好看的脸庞,就连安洛也有些动容了。

  “谢谢。”安洛虚弱的报以敬意道了一声谢。

  半夏感受着体内空荡荡的力量,看了看天色,说“走吧,趁现在还没被他们发现。”

  安琪和安洛点了点头,便在前面带路

  药师看着离开的三人,内心挣扎了。

  现在卡洛斯家算是完了,那自己还有继续跟着的必要吗?

  他自认是受到卡洛斯家的恩惠,但好像也没有到把命都搭上的必要吧?

  挣扎了一会,他想起卡洛斯家这些年给予他的恩惠,对他家庭的照顾,想到自己家里的人,又看着越走越远两人,和半夏背上的安洛。最终他将心一横,仰头长叹一口气,小跑跟了上去。

  当四人来到一个府邸前,门是敞开着的。

  安琪停在门前,不敢进去。

  她绝望的闻到了门内散发出来的血腥味,她害怕了,胆怯了。

  爬在半夏后背的安洛神情也变得极为暗淡,湿润的眼眶模糊了视线,不言不语。

  最终还是走进了府邸,四处都是横尸遍野。

  当安琪看见浑身插着箭,支着剑柄直直立在院子之中的中年男人,他睁着眼遥望着远方,但整个人却没有了一丝生机,在他身后,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躺在血泊之中,在她的眼角,挂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泪。

  此时,安琪的泪腺终于忍不住崩溃了。

  “叔叔~~茉莉”

  安琪颤抖着喊着,痛苦的想要大喊,想要撕心裂肺的发泄,但理智告诉她,却不能这么做。

  这种痛,搅碎了她的心。这种痛,让她无比的憎恨。让她近乎发狂,

  但这么哭,是无用的。

  即便是再痛,也无法让失去的人回来。

  安琪痛到极点,明白了,

  “血渍...”安琪红着眼,浑身带着一股肃杀之意,她从来没有如此的恨过,没有如此的痛过,她望着眼前的一幕,想着那些人对卡洛斯家的所作所为,想着失去的卡洛斯以及十二家的亲人,沉声爆喝,“必须由血来偿!”

  雨,越下越大。

  在这无尽的悲伤中,安琪抱起茉莉,药师背起中年男人,一行人从西门出了城。

  这里,是西门一千米外的寒山林,将茉莉父女葬在这里后,三人便在一个山洞歇息。

  幸好药师临走前背上了他的药箱,他检查了一番安洛身上的伤,虽然伤的不重,但全身肌肉却有着严重的拉伤,全身经脉萎缩。

  这是强行使用鬼切奥义的后遗症。

  这个时候天气有些人,好在山洞里有一些干柴和杂草,半夏生了火,坐在火堆旁,想将黏在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烘干。

  而安琪却没了烘干衣服的心思。

 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夜空下的雨,双目无神,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般。

  这一切的变化来的实在太突然,也太快,快到有些让人难以接受。

  “身体硬扛着并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半夏看不过去,来到安琪面前,开口道,“两天后,我们去复仇,不过,在此之前,我希望你能稍微注意一下身体。”

  “无碍!”安琪双眼依然没有焦距,无声的看着前方,语气干净的没有一丝废话冷漠的答道,

  半夏皱了皱眉头,一把抓着安琪的手,也不顾她的挣扎,在安洛和药师诧异的目光下强行将她拉到火堆旁。

  半夏一松手,安琪便倒在火堆旁,情绪再也忍不住的失声痛哭。

第二十三章、血债必须由血来尝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